中鐵建鎩羽沙特麥加輕軌工程啟示

Lessons from 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 (CRRC)'s failed light rail project in Mecca, Saudi Arabia

2014/03/14-18:53      瀏覽:  次
A+ 收藏
來源:CGGT走出去智庫
    最近幾年,中國企業迫切需要“走出去”,在轉變經濟增長方式,降低依靠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形勢下,導致鐵路等基礎設施投資明顯放緩,中鐵建在國內開始明顯感覺到壓力,不得不到海外謀求發展。

中鐵建鎩羽沙特麥加輕軌工程啟示

   編者按:2009年2月10日,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鐵建)與沙特阿拉伯王國城鄉事業部簽署了《沙特麥加薩法至穆戈達莎輕軌合同》,這是中國企業在海外鐵路工程總承包中,首次獲得歐洲權威機構認證的大型項目,亦是中國鐵路“走出去”的第一次。

  這也是中鐵建“走出去”中栽的最大的一次“跟頭”,是中國企業“走出去”中最失敗的案例之一。由于一些客觀因素以及主觀因素,中鐵建這個原被寄予厚望的沙特大型項目給公司帶來了巨額損失。以至于外界一提“走出去”,都會想到中鐵建的沙特“走麥城”。

 

  案例回放

Recap of the facts

  中鐵建沙特項目巨虧,于 2010年10月25日浮出水面。

  當天,這家全球最大的工程承包商發布公告,稱公司承建的沙特麥加輕軌項目預計將發生巨額虧損,按 2010年9月底的匯率計算,總虧損額約為41.53億元。這引起國內工程行業的廣泛關注。

  而就在巨虧信息披露前一個月,正是中鐵建沙特麥加輕軌鐵路項目進入決戰決勝的最后沖刺階段。 2010年 9月19日至 23日,中鐵建董事長孟鳳朝、總裁趙廣發親臨沙特麥加輕軌鐵路施工現場,對全體參戰干部職工表示親切慰問,并轉達了時任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國資委主任王勇的親切問候。

  這一海外建設工程并非僅有單純的經濟屬性。根據財新《新世紀周刊》報道,中國商務部部長助理仇鴻 2010年4月到現場考察后,提交《關于沙特麥加輕軌鐵路項目有關情況的報告》。劉志軍批示要求按期保質圓滿完成建設任務。沙特麥加輕軌項目是沙特政府為緩解穆斯林朝覲造成的交通壓力而專門計劃建造,這個項目是中國企業在海外第一次采用 EPC+O&M總承包模式(即設計、采購、施工加運營、維護)建設的鐵路項目。

  這條輕軌,也是迄今世界上設計運能最大、運營模式最復雜、同類工程建設工期最短、室外溫度最高的輕軌鐵路項目。麥加地鐵工程建設困難重重,除所有國際工程普遍存在的語言、工作習慣等障礙外,建筑工程專業人士總結了該項目還存在以下特點:

  •設計運量最大:設計動能為單向客流每小時 72000人;

  •室外溫度最高:麥加地處北緯 21°26',施工區域地處高溫和特大風沙區,夏季地表的最高溫度可達到攝氏 50度左右;

  •工期短:除去朝覲等因素外,工期僅 18個月;

  •自然條件惡劣:自然環境十分惡劣,除嚴重高溫外,嚴重缺水,淡水比石油更加珍貴;

  •文化制約因素:施工范圍主要集中在穆斯林地區,制約因素多;

  •設計標準高:土建工程執行美國標準,系統工程執行歐洲標準。

  《新世紀周刊》報道稱,工程再難,變化再多,中國方面也從未畏難。中國鐵建總裁趙廣發從2009年8月開始,三次前往麥加輕軌項目現場辦公。中國鐵建全系統 15家單位也進入了“突擊狀態”。

  按照中鐵建參與此次項目建設的一位管理層介紹,“虧損的原因很復雜,對方突然變更工期,增加了成本;另外,在工程設備采購方面也比較混亂;此外,由于當地人信譽不太好和拆遷難度大等原因,導致工程進展也非常緩慢。”

  對于巨虧原因,另一家在海外承包工程的大型央企海外項目負責人稱,中鐵建以國內的經驗來從事國外的項目,對國外的問題沒有研究透徹。

 

  中鐵建折戟真相探析

The truth behind CRCC's failure

  最近幾年,中國企業迫切需要“走出去”,在轉變經濟增長方式,降低依靠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形勢下,導致鐵路等基礎設施投資明顯放緩,中鐵建在國內開始明顯感覺到壓力,不得不到海外謀求發展。

  伴隨挑戰的是機遇。以沙特為例,近幾年,沙特政府推出各類基礎設施和工民建項目。 2012年,沙特工程發包額已達 1000億美元,預計未來 5年,將推出近 6000億美元的工程項目。除傳統的基礎設施項目外,沙特政府為發展多元化經濟,與企業聯合出資興建的 3個經濟城和 29個工業區帶動了大批工業配套項目建設。

  在此大背景下,中國鐵建積極“走出去”,取得了一些成績。此案例雖然失敗,但為后來者提供了更多視角,理解國際工程類項目的風險所在。下述內容根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訪談和魯班咨詢等國內公開信息整理,歸納了中鐵建案例失敗的 4個主要原因。

  1.低價拿標

Winning the bid at a low price

  麥加輕軌項目為 EPC+O&M合同,即設計、采購、施工 +運營管理(三年)的模式。該項目正線全長 18.06公里,合同價格約合 17.7億美元,大約每公里9800萬美元,相當于國內輕軌造價的三倍。因為工程在中東,許多設備材料從歐洲、中國或者其他第三國采購,如果不免稅,各種稅收、手續費、保險費加上運費,再加上勞務費,成本比國內高許多,并且采用的標準是歐洲標準,許多設備如果到歐洲采購價格會高出更多,因此,上述報價可能會遠遠不足,如果再扣除三年的運營費用等,更捉襟見肘。

  有知情人士透露,“沙特政府一直想在麥加薩法和穆戈達莎這兩個地方之間修建一條輕軌,但因為各方競標公司報價太高,所以沙特政府一直不愿意修這條輕軌。”

  當年為了獲得麥加輕軌項目,沙特實力最強的鐵路建設集團的報價高達 27億美元,而中鐵建當時的報價則排名該集團之后,標出了 22億美元的報價,后來又把報價壓到17億美元。上述知情人士說,中鐵建是根據國內廣州輕軌的投標成本,測算的沙特輕軌項目。

  目前國內的工程項目,利潤率非常之低。據住建部統計,平均利潤率只有 3%。然而,即使是沒有利潤,很多工程大家也都搶著干。為什么?除去國內工程行業競爭激烈,要養活工程人員的因素之外,還有一個業內潛規則。這個潛規則就是:低價甚至微虧接活,后期靠工程變更和索賠盈利。當中國建筑企業走向海外的時候,也把這種習慣帶了出去。結果,因為文化差異,遭遇了水土不服。

  2.對EPC合同和 EPC運作不熟悉

Unfamiliarity with EPC contracts and EPC operations

  中鐵建雖然簽訂了 EPC,但是并未享有這項權利。

  中鐵建投標決策人員和項目管理人員對于 EPC合同并不熟悉。中鐵建給出的解釋是,“由于苛刻的合同條款,業主對建設標準和建設要求變更頻繁,對設備和材料審批滯后,并指定了設計、系統和土建等關鍵環節的分包商,導致我們沒有掌握項目控制的主動權,卻要承擔總包商的終極責任,責權嚴重不對等。”并且該項目“土建采用美國標準,系統采用歐洲標準,設計分包商均是由業主指定的西方公司和當地公司,直接聽令于業主,中國鐵建雖是總承包商,但沒有掌握設計主動權,給土建和系統工程施工造成極大的被動局面。”

  而EPC意味著中鐵建擁有項目設計權、采購權、施工權,設備采購都應由中鐵建進行調度,可以利用設計優勢和優化設計、設備采購賺取更高的利潤。

  但是,麥加輕軌項目中,“設計分包商均是由業主指定的西方公司和當地公司,直接聽令于業主”,并且“業主要求 500萬里亞爾(約 9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合同分包商需其批準,關鍵環節的分包商均由業主指定。”由于項目的控制系統、控制設備均由西方公司提供,價格就比國內高出很多,中鐵建對采購的價格沒有把握準,造成設備采購的成本失控。

  這表明,中鐵建僅僅是一個施工的總包商,甚至一個完整的施工總包都算不上,中鐵建又為何做 EPC還要加上 OM的總包呢?問題的關鍵是,

  合同中怎樣約定:找設計公司的權利是在中方還是沙特,聘請設計公司給多少權限,要求他們按照什么標準進行設計,這些都是總承包方的權利,否則就根本不是 EPC模式了。要防范風險事先應當識別和評估風險,如果熟悉 EPC合同的風險,就不會簽這樣的合同。

  3.對沙特市場不熟悉

Unfamiliarity with Saudi Arabia's market

  首先,對于當地市場情況不熟悉,未經過仔細的市場考察和詢價。中鐵建在這個項目上是初次進入沙特市場,新進入一個市場,處于風險控制考慮,必須要對市場進行認真考察。而針對具體的項目,在投標時就要對材料和分包商進行逐項的詢價。很不幸的是,國內很多承包商在承包海外工程的時候,這些工作做得不到位。一是時間緊,來不及做;二是能力不足,做不到;三是做慣了國內的項目,思維定勢,直接就套國內經驗估價。

  其次,對于當地規范及技術要求不熟悉。在沙特主要是使用美國標準,國內的承包商雖說也做了二三十年的海外工程,但對于國外的規范標準仍然比較陌生。這導致了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投標的時候無法準確估計成本,二是造成實施的困難,特別是設計過程。

  此外,對于沙特這個國家的情況了解不足。沙特是中東宗教氣氛最濃的一個國家,各方面限制非常嚴,而中鐵建這個項目的工程所在地是伊斯蘭的圣地麥加,限制就更嚴了。一個最明顯的例子,這個地方甚至不允許非穆斯林進入,所以中鐵在實施這個項目的時候,搜遍整個中鐵集團尋找回族民工。

  4.國際工程經驗不足

Lack of experience in international construction projects

  由于苛刻的合同條款,業主對建設標準和建設要求變更頻繁,對設備和材料審批滯后,并指定了設計、系統和土建等關鍵環節的分包商,導致中國鐵建沒有掌握項目控制的主動權,卻要承擔總包商的終極責任,責權嚴重不對等。

  中鐵建第一批用于該項目的勞務指標在簽約 5個月后的 2009年7月才辦理完畢。為了展開大規模的突擊會戰,中方于 5月15日申請辦理 6000個勞務指標,直到 7月4日才辦理完畢,第一批人員進場。

  項目實施過程中,連房間墻壁的顏色等都需要業主代表(城鄉事務部副部長)親自選擇才能決定,導致大量本應通過正常流程決定的事情,需要經過若干次反復才能最后批復,審批進展滯后。

  由于業主要求 500萬里亞爾(約9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合同分包商需其批準,導致關鍵環節的分包商均由業主指定。由于分包商眾多,且多是業主指定的“名牌”公司,接口復雜,難以集中管控。

  這些情況反映出中國鐵建作為項目的 EPC總包商,對于當地政府的辦事程序、當地項目的運作模式和分包管理等方面,非常不熟悉,缺乏應有的深入調研、風險和運營管理經驗。

 

  失敗的意義:后來者的養料

The signi?cance of the failure: lessons to those who come after

  中鐵建在擁有多個“第一”的海外工程上吃了大虧,但也積累了非常寶貴的“走出去”經驗和教訓。

  按照中國鐵建董事長孟鳳朝后來的說法,對于中鐵建,沙特輕軌項目不是“一道坎”,而是“一堂課”。中鐵建沒有因噎廢食,而是從挫折中學習到如何進一步提高企業風險防范意識、風險管控能力。

  這項工程項目失敗后,中國鐵建此后不得不將包袱甩給母公司中鐵建總公司。

  2011年1月21日,中國鐵建與中鐵建總公司簽署《關于沙特麥加輕軌項目相關事項安排的協議》,約定自 2010年10月31日后,中鐵建總公司行使及履行中國鐵建在該項目總承包合同項下及因總承包合同產生的所有權利義務,并向公司支付人民幣 20.77億元的對價;同時中國鐵建不再承擔或享有該項目于 2010年10月31日后發生的虧損或盈利。

  這意味著,為了減少上市公司股東的損失,中國鐵建將這個項目的風險和損失轉嫁給了母公司中鐵建總公司,國家將為這個巨大的失誤“埋單”。

  中國鐵建董事長孟鳳朝 2012年年初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稱,不僅要降低每個項目的風險,還要完善海外經營體制,形成規避海外風險的長效機制。通過推進海外資源整合,掌握海外文化環境,創新海外經營方式,公司努力實現商務談判、設計咨詢、施工組織、運營管理各環節的無縫銜接,特別是將自己向產業鏈上游提升。

 

  海外承包工程應注意的問題

Issues to pay attention to in overseas contracting projects

  第一,規避法律、文化以及政治風險。

First, guard against legal, cultural and political risks.

  中國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必須了解當地的政治、法律、文化等。

  中鐵建沙特項目之所以出現巨額虧損,原因是其未能做好前期工作,對沙特國內的政治、文化、法律、經濟等細節嚴重缺乏了解,在簽署合同時過于草率,以國內的經驗來承攬國際工程。

  僅從沙特政府的勞動法法律和政策,可見一斑。如在外籍勞工政策方面,沙特政府根據不同的行業,制定了企業雇用本地勞工的沙特化分級計劃,企業需達標后,才可獲得外籍勞工工作許可。 2013年,沙政府對這方面的政策進行了進一步調整,除完成上述指標外,每雇用一名外籍勞工,每年需向其繳納約合 4000元的費用,以保護當地就業率。自 2013年4月1日起,沙特政府對非法滯留的外籍勞工進行清查,寬限截止日期到 2013年11月3日。在此政策調整下,企業面臨著工作簽字審批困難、勞動力緊張、勞工成本大幅上升的局面。

  第二,規避合同風險。

Second, guard against contract risks.

  在企業簽署合同之后,應聘請相關法律專家,對合同條款進行詳細審度,避免合同中的陷阱。

  以沙特的這個項目為例。該項目采用 EPC+O&M總承包模式,項目簽約時只有概念設計,由于業主提出新的功能需求及工程量的增加,該項目在實施過程中,合同總成本逐步增加。

  EPC意味著中鐵建擁有項目總調度權,但是,沙特項目中,設計分包商均是由業主指定的西方公司和當地公司,由于項目的控制系統、控制設備均由西方公司提供,價格就比國內高出很多,中鐵建對采購的價格沒有把握準,造成設備采購的成本失控。

  中東地區的工程項目,一般都是歐美一些國家的咨詢公司編制合同及規范,合同中一般都會包含非常詳細的技術規范。技術規范對于設備、材料的參數、施工工藝等有非常細致的要求,在合同和規范中指定廠家、品牌是常見的情況,很多合同還會有指定分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認真分析規范,想當然地認為中標后能夠使用國內的材料和設備,必然會帶來巨大損失。

  第三,避免與國內企業惡性競爭。

Third, avoid vicious competition with domestic enterprises.

  在增長方式上,企業應考慮從承包工程數量擴張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不片面追求數量和增長速度,而注重實現利潤和社會經濟效益。

  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經營相互惡性競爭,缺乏協調機制與配套服務。在海外投資與跨國經營中,企業之間缺乏統籌協調的有效機制,惡性競爭時常發生,已經成為制約中國企業國際化經營的一個突出問題。不同企業間協同“走出去”本來是中國的一個潛在優勢,但由于缺乏協調機制,這一優勢往往沒能充分發揮,企業單打獨斗成為常態。

  第四,亟待培養國際化談判和經營人才。

Fourth, cultivate internationalized negotiation talent and management talent.

  中國企業獲取東道國法律、政策、市場信息的能力不強,缺乏對外投資與國際化經營戰略,國際化人才與經驗不足,跨文化整合能力較弱,缺乏處理與東道國工會關系的能力。

  中國企業應通過與國外先進企業合資合作的方式,提升工程設計、技術創新、融資渠道、品牌質量、商務經驗等方面的人才,為海外投資企業輸送具有戰略頭腦,懂現代企業管理的跨國人才,推進國家海外投資整體水平向國際一流提升。

  從長遠發展戰略選擇上,企業應該逐漸從承包項目的低端向高端轉變,瞄準規劃設計、技術服務、設備材料等高附加值領域,帶動中國標準“走出去”。

 

  給政府的一些建議

Suggestions for the government

  第一,完善涉外法律法規,讓中國海外投資企業有法可遵,有規可循。

First, improve awareness of foreign-related laws and regulations; make sure there are laws and regulations for Chinese enterprises to comply with.

  對國有企業海外投資加強監督管理,細化并嚴格執行企業問責機制和相關法律,保證國家和人民利益。

  充分考慮西方發達國家,非洲資源國家、政治動蕩國家等國外一切影響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發展的不利因素,兼顧不同國家的法律制度、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文化傳統的差異,使中國對外投資法律法規具有前瞻性和國際適用性。

  第二,細化金融“國十條”走出去指導意見,健全扶持政策,促進海外投資的發展。

Second, further delineate the guiding opinions of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on displaying the role of the financial sector in supporting economic restructuring,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perfect supportive policies and in turn facilitate outbound investment.

  國務院辦公廳2013年7月1日發布《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兑庖姟诽岢鲋С种袊髽I海外投資等十條指導意見,被稱為金融“國十條”,此舉意義重大。其政策法規實施細則,包括在金融、貸款、外匯、稅收等方面,需進一步明確。

 ?、蓖晟坪M馔顿Y保險機制對私營企業和個人安危的傾斜。海外投資發展中國家比例較高,時有武裝沖突和暴亂發生,對投資者時刻有意外的威脅和損失。我國海外投資保險機制,成為了國有企業走出去強大的后盾,但是在對私營企業和個人安危扶持政策上,有待進一步加強。

 ?、布哟笮刨J和稅收扶持力度。針對規模小的民營境外投資企業,為其提供更多更優惠的信貸和資金支持、稅收扶持,幫助民營企業不斷提高國際競爭力。

  第三,加強走出去智庫平臺的建設。

Third,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going global" think tank platforms.

  支持民間智庫聯合一流戰略管理咨詢、律師、會計師、風險管理專家、評估師、公關專家、大學和 EMBA中的海外投資研究等學術團體,建立前瞻性的中國企業“走出去”研究和實務指導平臺。

  民間智庫平臺一般為非營利機構,希望獲得商務部、國資委、發改委、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部門支持。民間智庫平臺汲取各方專家力量,加強對重點國別的相關法律、行政審批程序、資源現狀、市場趨勢及投資行為研究論證,與國家級“走出去智庫”平臺形成優勢、資源、信息互補,為中國海外投資者提供信息咨詢和技術服務,以確保企業走出去決策的科學正確。

  第四,倡導中國海外投資企業“貢獻中國影響世界”的全球社會責任,用正確的價值理念引導教育中國企業家對國際法律、規則和秩序的尊重。

Fourth, promote Chinese enterprises' undertaking of the global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so as to "contribute to china and influence the world" and utilize correct value concepts to guide and teach Chinese entrepreneurs to respect international laws, regulations and rules.

  企業失敗案例研究發現,中國企業家群體共同的“失敗基因”是缺乏具有人文關懷的社會責任感,缺乏對規律和秩序的尊重。

  在中國企業參與競標的國際大項目中,歐美大企業通常會退出競爭,因為它們的報價是中國企業報價的三倍,沒有競爭力。事實上,國際采購項目價格相差無幾,中國企業要把成本降下來,要犧牲工人利益。

  一些海外投資企業失敗,表面原因是沒有對國外的問題研究透徹,深層根源卻是企業發展模式和人文理念的偏差。企業對要素資源的占據,以壓制一線工人的工資成本、勞動者的福利權利為代價。

  希望政府支持各類研究機構、民間智庫機構、專業培訓機構,對中國海外投資的企業家和高級管理人員進行企業全球責任引導、教育和培訓。建立企業的“社會責任、行業責任、全球責任”的正確價值觀,贏得世界對中國“走出去”企業的尊重。

  本案例資料來源:中國鐵建公告、媒體新聞報道、其他公開披露文件和網站資料,以及撰寫者對項目參與人士的訪談。為行文簡潔,編者對此類信息不再注明出處。

本文為CGG走出去智庫版權所有,未經過允許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走出去"一站式解決方案平臺

  • CGGT是一個"走出去"在線實務智囊團,由走出去智庫主辦;
  • 秉持"讓企業走出去、走得穩、走的好"樸素價值觀;
  • 為企業提供一站式海外戰略、金融、財務、稅務、法律、品牌管理的實務研討平臺。

發起機構

其他文章

發送私信咨詢

向專家Kaldkfjalskjdf咨詢
福建11选5开奖